法国文化完全指南 傅雷翻译出版奖   -   中法文化之春   -   法语活动节   -   中法环境月   -   IFP   -   FLE

新的挑战,我们的挑战 —— 艾曼纽•德拉诺瓦在“绿色发展通识丛书”发布会上的演讲

新的挑战,我们的挑战 —— 艾曼纽•德拉诺瓦在“绿色发展通识丛书”发布会上的演讲

艾曼纽•德拉诺瓦

译者:胡瑜

该演讲稿中文版经译者同意转载

人类历史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奇怪的时刻。资源日益枯竭,气候失常加剧,往日奏响生物多样性交响曲的物种也不断消失,其速度之快令人心惊。然而矛盾的是,我们最缺少的,并不是物质层面的东西,而是非物质的,那就是:信心。

已故法国经济学家人类学家雅克•韦伯曾经说过:贫穷不是没有钱,而是无力主宰未来。他还说,困苦,则是无力主宰当下。贫穷,困苦,这些都不仅仅是金钱的问题,更是掌控能力,更反应人与时间的关系。同样,发展,当然我自己更愿意使用“繁荣”这个词汇,与我们和时间的关系,与我们的信心,密不可分。对我们自己的信心,相互间的信任,对未来的信心。因为繁荣,首先,远远不是一个金钱问题,它是我们憧憬未来的能力。这个词在古希腊语中是向前投射自己。繁荣,就是我们能否共同为可期待的未来做好准备。投资、规划、教育儿童、传播知识,这就是为未来做准备。

我们的时代不乏悖论。比如,在人类历史中,我们从未拥有过像今天这般丰富的物资和技术。我们从未像今天这般能够轻易获得能源和生活物资。然而,我们却也是前所未有地缺乏信心:对未来、对彼此、对我们自己。

因为我们担心这一切会无法持续吗?

因为,还有另一个悖论:我们虽然缺乏信心,但我们的傲慢却丝毫不减。甚至可以说,与我刚刚所说的相反,我们的问题正是因为我们过于有信心,尤其是信任现代科技。我们想把自己变成笛卡尔笔下的“大自然的主人和所有者”。我们想驯服生命,改造气候,改变河道,大肆开挖运河。

那么,我们究竟是过度自信?还是缺乏自信?我们是否正是终日在这两种心境间摇摆,而难以找到平衡?也许真的需要重新审视自然、审视生命、审视生命的演化?也许这新的视角,新的和谐,真的能让我们找回自信,找回对未来的些许信心?

 

当然,眼下,我们的确有足够的理由感到忧虑。

气候已经变得疯狂。我们每天都能感受到。极端气候现象,飓风、水灾、干旱不断肆虐,不断升级,年年造成巨大的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

土壤被侵蚀。污染,高强度耕种,无序砍伐,不良农业操作,使得千万年来土壤积攒下来的营养正在流失。风吹雨淋下,营养不断流失,被冲入河流、湖泊、海洋,导致产生水体富营养化的现象。营养过剩,尤其是过高的氮磷含量又会致使湿地生态系统崩溃。

碳,工业时代起我们向大气中无度排放的碳,让气候无所适从。海洋吸收了碳,就会发生酸化。亿万年来稳定不变的海洋化学成分,遭到突如其来的酸化作用,浮游生物的繁殖被破坏,而这些生物正是所有食物链的基础。不仅如此,浮游生物还在海洋对二氧化碳的吸收过程中起到巨大作用。如此一来就形成了恶性循环。气候变化由此成了一个自我供给自我持续的恶性现象。

饮食、呼吸这些人类的基本活动都有赖于生物多样性。然而我们正在目睹生物多样性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崩溃。我说的不只是人类的历史,而是生命的历史。毋庸置疑,生物多样性有其自身的内在价值、伦理、美学和哲学价值。但它也是我们未来的保障。是帮助我们遏制气候变化、减弱其负面效应的盟友。

我不忍给各位太多的打击,所以,在此,我就不再一一细说空气、水和土壤遭到的种种污染、化石能源的枯竭、氮磷循环的破坏,也不再提醒大家喷雾器的滥用致使微小颗粒弥漫悬浮在大气和平流层,甚至阻碍光合作用,改变地表反照率,而后者可是调节地球气候的重要因素。

诸位心中忧虑重重?我很抱歉。但那就对了。的确令人担忧。就算全体人类,不管发展程度如何,从此时此刻起变成生态卫士,就算我们从今天起立即停止排放二氧化碳和污染物,过去的排放所积下的孽债也会让我们在未来几十年中尝尽苦果。地球系统是有惯性的。一旦超越了各种警戒线,地球就会失常就会疯狂,就像它已经开始表现出来的那样。重建平衡将会是个漫长的过程。

但无论如何,我们不能轻言放弃。数十年的否认和怀疑已经延缓了我们采取必要的集体行动。现在,最不可取的就是丧失斗志,莫不过就是在哀叹和酸楚中度日。

世界在全速全方位变化。承诺着美好,也蕴含着灾难。唯有我们能够决定留住美好,消除灾难。

在世界的不同角落,不同性别、教育水平、社会地位、年龄、职业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他们充满想象,寻找新的生产和消费方式。看到他们的想象力如此丰富,这让人无比欣慰。他们以新的方式去做城市和农村的居民,做世界的居民,以新的方式存在于这个世界。看到他们坚定不移动力十足,我们备感欣慰。

他们充满好奇心、观察力、专业能力和创造能力,然而他们却懂得不忘初心。他们另样看待大自然。他们从大自然中汲取灵感。他们凝视地球、观察地球,思考38亿年来生命怎样围绕物质和信息进行创新、适应、组织并建构。他们生产,他们合作。

仿生学,因为我们探讨的就是这个,让我们懂得我们可以向自然索取物理资源以外的东西,因为大自然的主要财富是非物质的。

达芬奇曾对自己的学生说:“去自然中学习吧,因为自然才是未来所在。”向大自然学习,解读自然成功持续运转的秘诀,以新的方式、可持续地从事创新,这就是仿生学的真谛。自然可以是我们模仿的对象和灵感的来源,它也可以是引领我们走向可持续的导师。

借助仿生学,我们发现地球是我们的榜样。完全有可能在不破坏地球的条件下,从它身上获取非物质资源、经验、信息,而这些的价值可以说远远超过至今为止我们一直在过度开发的物质资源的价值。

明天,我们的农业,我们的经济,我们的城市和我们的居所都会是从自然汲取灵感的果实。未来,我们会发展低碳、零排放的经济和农业,它们会让地球得到再生。也就是说,昨天我们的无度开发、无所顾忌和疏忽大意对地球造成的伤害,会得到弥补。未来这种农业,这种经济,这些城市,将更加具有自我修复能力,更加独立,更加灵活,同时也会更加好客宜居,生活在其中会更加愉快和谐。

举例说,循环经济就可以被视作仿效生命世界的经济模式。它的目标就是要让价值的创造和对自然资源的消耗脱钩。在这一点上,它不同于当下的线性经济模式,因为线性经济一方面提取资源,另一方面又不停制造废弃物。

循环经济远不止是资源再生和减少废弃物的方法和技术方案的合集。它首先意味着确定真正的战略。它意味着新的契机,让我们去寻找新的价值模式、经济模式生产模式和物质流的组织模式。这种经济要求我们学习更好地合作,建立并维护相互信任的氛围,用新的方式组织行业和生产模式。它要求我们在供货商和客户之间、在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创建新的关系。它要求我们对每一个地方经济进行重新规划,赋予它们以更强的抗击打能力。

这种新经济,我称之为“永续经济”。因为它自身就有能力维持永恒运转,就像永续农业有力修复、重建、维持肥沃的土壤。它的成功有其基础,那就是人类重审自身与世界的关系,特别是人类与非人类世界和自然界之间的关系。

要实现这一理想,也许我们需要摒弃一些旧信念。1637年,笛卡尔在《方法论》中提出人类应该成为“自然的主人和拥有者”。但今天,我们的目的,难道还是通过理性、知识和技术去将我们自己从自然中剥离,将我们自己与生命世界对立起来吗?难道我们还不明白,人类的未来取决于我们尚未掌握的自然运转秘诀吗?难道我们不应该放弃往日的幻想而接受事情其实复杂、自发、变幻、莫测的这一事实吗?难道我们还不应该停止与自然的必败之战?难道不应与自然和解,与生命世界重修旧好?难道和平与和谐的景象不比短暂如云烟的征服更加令人向往吗?

换一种目光看待自然,意味着理解人类有赖于自然,意味着接受我们并非独立于大自然而存在,接受我们无论如何努力都不可能主宰自然,也无法拥有自然。对生命世界的新视角会改变我们思考未来的方式。这不是放弃,相反是开启一个新的时代,更加和谐,更加灵活的人类历史。新的视角邀请我们用新的姿态,像矗立在风口浪尖的冲浪者一般谦卑而灵活,而不是外强内干、稍有磕碰便分崩离析的压路机。

我们应该学会与自然共生。鼓舞人心的是,已经有人开始这样做了。每过一天都有新的举措诞生于地球某一角落,这些人可能是发明新农业的农民、发明新经济的创业者、推出新的合作方式的消费者、发明新型互助方式的公民。每过一天我们都向地球共生者迈进一步,同时与昔日的征战者形象渐行渐远。我们在进步。

我们都向往幸福,向往更多的和谐,憧憬让职业生活更具意义。我们希望能够留给后代良好的生活环境,至少像我们当年从先人那里继承下来的那样,甚至更美好。诚然,挑战是巨大的。但我们也从未像今天这样拥有过如此多的行动的可能性。我们中的每一位,都从未拥有过如此多的可能去影响世界的未来。那,究竟该做什么?从哪里开始?其实,首先,我们只需要重拾信心,接受现实而不再一味逃避,胸怀善意相互倾听相互学习,分享知识与经验,更好地合作。其实,建设新世界,首先就是从今天起以新的姿态生活在这地球之上。其实,制造变化,本身就始于体验变化。

我们不能等待明天再行动。因为新世界已经到来,充满活力。而我们就是新世界的细胞。这一景象,难道不值得我们为之欢欣鼓舞吗?

基于系统化的观点与跨学科(哲学、经济和生态)的视角,艾曼纽•德拉诺瓦提出人类与其他生物和非生物之间一种新的伦理关系,在考量生物圈实体局限前提下创建新的微观和宏观经济模型,从而为企业和区域组织提供管理实践方案。从理论到实践,他倡导永续经济、生态模拟、集体智慧以及环境问题上的团结互助。
 

 

 

 

     

搜索

微信

扫描二维码,最新最热法国文化资讯每周送上!

北京法国文化中心电影排片


人物


电影

北京法国文化中心电影排片


人物


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