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文化完全指南 傅雷翻译出版奖   -   中法文化之春   -   法语活动节   -   中法环境月   -   IFP   -   FLE

阿涅斯·德扎尔特 :总在出人意料的地方

阿涅斯·德扎尔特 :总在出人意料的地方

2016法语活动节请来毕业于巴黎高等师范学院并拥有英语教师职衔的法国女作家阿涅斯·德扎尔特。阿涅斯·德扎尔特的作品曾多次获奖,她的最新力作 《这颗善变的心》(2015年由橄榄树出版社出版)斩获了《世界报》文学奖。这位作家兼译者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问: 阿涅斯·德扎尔特,您毕业于法国高等师范学院并取得了英文教师资格。您最初发表的文字都是翻译作品。是什么让您对英文文学产生了好奇心和热情? 法国文学对您又有怎样的意义?你如何看待两种语言交融对您产生的的影响呢?

阿涅斯·德扎尔特:我是出于一些实际的考量开始做翻译工作的。我那时在寻找一份职业,而我的资质恰好可以胜任这样一份工作。不料想这份职业后来能激发出我那么大的热情。尽管当初没意识到,但是这个选择和我的个人经历也有关。作为一名来自移民家庭的孩子,学习法语对我而言其实是暗地里的挣扎。我曾经觉得法语不可驾驭,也让人无处逃避。阅读翻译作品让我觉得可以和法语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没有想到,对英语这门陌生语言的兴趣和钻研,居然帮助我换个角度接触法语,让我重新掌握了这门语言。

问:您为不同年龄段的读者写作 (少儿,成人),文学体裁也相当丰富(长篇小说,戏剧,论文,短篇小说,歌曲......)是什么激励着您涉足如此广泛的领域?如果让您给您风格多样的作品找出一个共同点(如果有的话:是一条讯息,还是一种发问,还是别的什么?)

阿涅斯·德扎尔特 :我对无聊深恶痛绝。文学体裁的转换,读者群的变化,让我能够始终得到惊喜。这也是一种消遣的方式。给孩子写本书就让我从给大人写书产生的倦怠中摆脱出来,反之亦然。我知道,我的一些读者会对我每本新书都面目一新的创作方式感到困惑。他们有时会觉得找不到我的固有风格。如果说写作是在传递某种讯息,那我传递的讯息就和自由有关。我不愿意固守常规,不喜欢局限于一种体裁、只保持一种风格,我总是在出人意料的地方。

问:2015年10月16日,法国文化广播频道播出过一期名为“文学,阿涅斯·德扎尔特的选择”的节目,您在节目中和读者分享读书在您写作中的重要地位。您提到了的作家有弗兰纳里·奥康纳、艾萨克·巴什维斯·辛格、凯伦布里森、威廉·福克纳,好像还提到了弗吉尼亚·伍尔芙。从书本中汲取到的营养对您是否意义重大?您希望您的读者如何读书?为什么?

阿涅斯·德扎尔特 :读书是我工作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也许是主要部分。读书激励着我,让我反复思考。读书让我笃信文学的力量。我希望每一位读者都能够通过读书和心爱的作家达成情感交流。这样的心灵沟通浓烈又温暖,它能穿越时空,跳出疆界。读书是唯一的永生,捧读雨果的书仿佛握住了雨果的手。

问:您了解中国和中国文化吗?法国和中国的巨大文化差异会给您带来某种灵感吗?

阿涅斯.德扎尔特 :关于中国和中国文化我了解甚少, 无法详谈。差异就像人生的调味香料,总能给我带来灵感。我在某些事情会有直觉,比如身体。分别处于中法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他的身体行为一定有很多差异。这次中国之旅将为我提供印证或者打破这些心理投影的机会。

相关阅读:作家、读者、译者:多面的阿涅斯·德扎尔特

阿涅斯·德扎尔特(1966.5.3)毕业于巴黎高师,获得英文教师资格,已经著有三十余部儿童文学作品、九部长篇小说。她同时是英文作品译者,曾翻译过洛伊丝·劳里(Loïs Lowry)、安·凡(Anne Fine)、辛西娅·欧芝克(Cynthia Ozick)、杰·麦克伦尼(Jay McInerney)和伍尔夫的作品。阿涅斯·德扎尔获得了不少翻译和写作奖。1996年,阿涅斯因其小说《一个不重要的秘密》而获得法国国内图书奖,她的最新作品《这颗善变的心》于2015年8月在橄榄树出版社出版,并荣获当年的《世界报》文学奖。阿涅斯的作品已经被译成中文并在中国大陆出版发行:《我妻子的五张照片》 (Cinq photos de ma femme) ,湖南教育出版社, 2007;《一个不重要的秘密》(Un secret sans importance),湖南教育出版社,2007。她也创作儿童绘本,其中一些已经在中国被出版,如《猫兄弟》《谁是最帅的》等等。

 

 

 

     

搜索

微信

扫描二维码,最新最热法国文化资讯每周送上!

北京法国文化中心电影排片


人物


电影

北京法国文化中心电影排片


人物


电影

法语活动节各项比赛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