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文化完全指南 傅雷翻译出版奖   -   中法文化之春   -   法语活动节   -   中法环境月   -   IFP   -   FLE

勒梅特夫妇的影像“视”界观

勒梅特夫妇的影像“视”界观

法国著名收藏家勒梅特夫妇影像艺术收藏展于北京民生美术馆展出,20件来自不同国家的影像作品呈现多维世界。

北京。 一组来自法国、荷兰、英国、中国、日本等十余个国家与地区的移动影像作品,于5月在北京民生美术馆共同展出。展览“踪迹——勒梅特影像艺术收藏展”所呈现的20件录像与电影作品,既包括创作于上世纪90年代的作品,如史蒂夫 · 麦奎因(Steve McQueen) 的早期影片《出埃及记》(Exodus,199 2年 - 1997年),也包括近年的新作,如智利艺术家恩里克·拉米雷兹(Enrique Ramirez)于2014年完成的《行走的男人》(Un Hombre Que Camina)。通过叙事电影、纪录影像和电视等媒介,这些来自不同地区、跨越二十余年的作品,为我们提供了观看世界,探索人性演变和社会政治系统的局限性以及解读当代图像语言的多维角度。

本次展览的所有展品皆选自法国收藏家伊莎贝尔和让 - 康拉德 · 勒梅特夫妇(Isabelle and Jean-Conrad Lemaître)的收藏。勒梅特夫妇进行影像艺术收藏已持续了30年,既不同于博物馆通常具有记述历史的和有教育意义或跨领域的收藏系统,又与美国或者欧洲其他私人收藏系列相区别——美国私人收藏往往是一些与市场走向紧密相连的收藏,而欧洲私人收藏则常常建立在一些普遍的评价标准之上。对那些在国际性展览中崭露头角的新兴艺术家创作的影像作品的喜爱与追求,是勒梅特夫妇收藏活动的最大动因。他们一直是电影的狂热爱好者, “1996 年的一天,我们在伦敦的一家画廊看到吉莉安 · 韦尔林(Gillian Wearing)的个展, 并购买了我们的第一件影像艺术作品《男孩时间》(Boytime)。突然间我们意识到,影像艺术能够最大程度地同时满足我们对当代艺术以 及电影的热爱。” 让 - 康拉德 · 勒梅特谈及最初开始收藏影像艺术作品的经历。

对于他们来说,收藏作品也是一种表达其意愿和观点的方式,勒梅特夫妇喜欢与朋友谈论他们的收藏,并在全世界安排这些藏品的展出。最初,他们收藏知名艺术家的作品,而近年来则更倾向于购买新晋艺术家的创作。他们很乐意走进画廊和美术馆观看展览,也很享受去拜访策展人和艺术家的工作室。最近两年, 让 - 康拉德 · 勒梅特会定期参观法国国立当代艺术工作室 Le Fresnoy 的年末展览,在那里他发 现了一些不错的年轻艺术家。“我们购买了他们的一些作品,并带到伦敦展示,让更多的人认识他们。对我们来说,向年轻艺术家提供非营利性的帮助非常重要。”

因为工作的缘故,勒梅特夫妇一直在世界各处旅行,“在海外居住的经历使我们更加尊重不同的文化,同时也开始质疑我们接受的教育所带来的观念。我们必须去适应当时所处的国家,去学习和理解他们的思考方式并由此获得新的观看世界的角度。” 也正因为如此,勒梅特夫妇收藏的影像作品来自全世界多达35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其中的很多作品着实挑战了 某些法国教育所遗留的偏见。本次展览中的一件作品《回声》(Returning A Sound),2004年由美国艺术家詹妮弗· 阿罗娜(Jennifer Allora)和出生于古巴的波多黎各艺术家吉列 · 卡萨迪利亚(Guillermo Calzadilla)共同创作。影片拍摄于波多黎各的别克斯岛,在过去60年里,该岛被美军和北约军队用作军事轰炸的演习基地。从2002年5月起,岛民在国际组织的支持下发起一系列抗议活动和公民运动,赢得了轰炸演习的停止和军事力量的撤离,小岛自此开启了去军事化、去污染和全面发展的新进程。这些融合了不同文化、指向不同的社会政治问题乃至冲突的作品给予了观者 一种更为宏观的、概念性的开放维度以及在不断变化之中观察当今世界的视角。

“视频是我们当今时代的媒介, 而我们希望通过这些藏品来反映我们的时代” 

勒梅特夫妇非常喜欢展示收藏,并愿意一 遍又一遍地陪同客人观看。他们以观看视频作品的形式使自己慢下来,观影时,时间感变得主观——影片太乏味的话3分钟也会显得很长,而精彩的话两个小时也会显得不够。“视频是我们当今时代的媒介,而我们希望通过这些藏品来反映我们的时代。这种媒介有很大的潜力有待发掘与拓展,我们希望成为这一过程中的一分子。视频艺术使得观众可以扮演读者、观察家、演员这几个不同的角色。我们习惯于认为,作为观众,我们其实是成熟的观察家。视频艺术需要花时间,需要集中精神、平心静气。在今天这个社会里,很多人往往不愿意花时间去感受而是立刻‘换台’,而视频艺术则要求人们在面对这一艺术形式的时候采取一种较为健康的欣赏态度。”

影像收藏最大的一个好处是作品不需要保险并且运费极低,但影像在保存和展示方面对技术、设备都有其特殊的要求,维护和归档这些作品是个挑战——物理性质的录像装置,存在着设备保存的问题;而以磁带、数字形式存在的影像,除了保存,还存在着展示方式的问题。柏林汉堡火车站美术馆保存的布鲁斯 · 瑙曼(Bruce Nauman)的一些早期作品,就因年代渐远而越发地模糊。现在去到那里,能够看到由早期胶片转为录像磁带的作品《墙——地动态》(Wall-Floor Positions, 1968 年),由于当时的设备条件限制和胶片老化,观众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在墙上和地下摆出各种姿态。胶转磁、数码化等复制方式可以延长影像作品的寿命,但其对技术设备的高要求往往令藏家心存顾虑。勒梅特夫妇的家中并没有独立的放映厅,但有一间可容纳 25 人,安装了可下拉屏幕和投影仪的客厅。对于影像收藏存在的问题,他们抱着轻松的态度:“技术的革新与发展对图像的品质以及作品保存的时长有利,收藏影像艺术令我们始终紧紧跟随着技术的革新并接受它们。”

搭建某种艺术类型的收藏体系绝非易事, 本次展览则让观者感受到了收藏家的执着,他们围绕着一种在市场上、尤其是在中国市场上并不叫座的艺术形式展开收藏——从 1990年代起,中国影像艺术开始被西方机构所收藏, 并因此引起一些私人收藏的注意,如张培力自1990 年代初到国外举办展览后,其作品先后被美国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 DSL 收藏(DSL collection)等艺术机构所收藏,这些机构和藏家以西方为主,近年来才有极少数国内藏家进行尝试。随着展览的举办,几次研讨会将就影像艺术的收藏这一话题进行讨论。

勒梅特夫妇的影像艺术收藏展曾在法国红房子美术馆(La Maison Rouge)举办,本次展览也为其与北京的民生现代美术馆创造了合作的机会。展览亦将扩展至上海、沈阳、成都等其他地区,使更多中国观众能够近距离接触影像艺术。

 

撰文/吴铎 

原载于《艺术新闻/中文版》中法文化之春特刊

 

 

 

     

搜索

微信

扫描二维码,最新最热法国文化资讯每周送上!

北京法国文化中心电影排片


人物


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