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文化完全指南 傅雷翻译出版奖   -   中法文化之春   -   法语活动节   -   中法环境月   -   IFP   -   FLE

帕斯卡尔·朗贝尔:“是‘落幕’这个词的美感吸引了我。”

帕斯卡尔·朗贝尔:“是‘落幕’这个词的美感吸引了我。”

帕斯卡尔•朗贝尔与北京蓬蒿剧场合作,执导他的代表作《爱的落幕》的中国版,一同和原版呈现给观众。对话帕斯卡尔•朗贝尔。

您为第65届阿维尼翁戏剧节而创作的《爱的落幕》这部作品在全球大获成功。您当时是怎么想到选择这个主题的?
我觉得“落幕”这个词特别美,非常吸引我。我很喜欢让·罗兰的《落幕》这本书,书中描绘了环绕巴黎的林荫道。《落幕》这本书在我心中划出了一个轨道——就好像在拉斯·冯·提尔的最后一部电影作品当中,行星“伤感”如同一颗卫星那样沿着它的轨道围绕着“爱情”旋转。而且,我想创作一部特别简单的作品,让一个人上台,然后就那么念台词。

这部剧非常关注在两个曾经相爱的人之间的话语对对方产生的影响……而它同时确实又花了很多心思来进行剧情设置。这样的成功背后有什么秘诀呢?
尽管两位演员基本上在两个小时内只是在念白,但是这其实是一部舞剧。再说,谁说一部舞蹈作品就不能靠话语来表达呢?这是一种表达方式。在语言交流中,演员的肢体对语言会做出对应的反应……斯塔尼斯拉斯是慢慢崩溃的,不仅仅是因为她对他说的话很伤人很沉重:我在他身上感受到的是人在真正精疲力竭时才会显现出的一种肢体的扭曲。

关于这部作品的构建您还可以告诉我们更多的东西吗?您是怎么与斯坦尼斯拉斯·诺戴和奥黛丽·博耐合作的?
排演的第一天,我心想:其实他们只需要念白,别的什么也不需要做,但我该怎么跟演员解释呢?我们总不能拖出一把椅子来,假装在排戏吧……这部剧就是要干巴巴的。我觉得可以说《爱的落幕》就好像一种极为古老的、连对白都还没有出现的戏剧形式。我挺喜欢这个想法。所以说到了最后两个人都是赤裸裸的,头上戴着羽毛。这是一种语言化的分离。但是在其他的时空里,两人之间的冲突可能就要以别的方式爆发出来。其实演员不就是在用他们的肢体表达着某种想法么?

摘录自《爱的落幕,帕斯卡尔·朗贝尔与他的两位演员的相遇》一文,2011年9月30日刊登于《Les inrocks》杂志

帕斯卡尔•朗贝尔自2007年以来担任热讷维耶剧院(T2G)总监,并使这一剧院成为了国立戏剧中心。该剧院主要创作当代戏剧作品,专门面向在世的艺术家。他的作品(《A的开端》、《一生的阿维尼翁》、《爱的落幕》、《重复》等)在世界各国上演,剧本被翻译成多国语言并得到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