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文化完全指南 傅雷翻译出版奖   -   中法文化之春   -   法语活动节   -   中法环境月   -   IFP   -   FLE

再见Rock,波尔多现在是我们的了 | Smokey Joe & The Kid

再见Rock,波尔多现在是我们的了 | Smokey Joe & The Kid

Smokey Joe & The Kid从上个世纪就开始热爱一切神奇声音,对嘻哈有着独到的见解。他们深受美国传统音乐的影响,喜欢将自己定义为30年代的gangster风格。The Kid 留着茂密有型的络腮胡,说起话来却相当温和,Smokey Joe的声音听起来则更洪亮一些。跟随迷你猫电台,遇见这对波尔多电子嘻哈二人组。

问:能简单介绍一下你们乐队吗?

The kid: 大家好,我们的乐队名字叫Smokey Joe & the kid,由Matthew和我组成。我们是一支法国乐队,音乐风格融合了爵士、嘻哈和电子乐。我们来自波尔多(Bordeaux)——美酒之城。

 

问:你们哪个是Smokey Joe哪个是the kid?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呢?

The kid: Smokey Joe指的是一个在30年代爵士乐中出现较多的一个人物。他是一个想象出来的角色,很多优秀的爵士歌手都唱过这个人物,我们觉得用他的名字来指代Matthew很好。我叫the kid是因为它是我第二张个人专辑的名字。我们想取一个听起来像是匪帮的名字,就这样,Smokey Joe & the kid诞生了。

 

问:留着胡子的是Smokey Joe 还是 kid呢?

The kid: 是the kid.

问:你们是如何做到把爵士、布鲁斯、嘻哈乐等这么多音乐种类融合在一起的?

The kid: 我们做音乐并没有用什么神奇的方法,只是我们想做这种类型的音乐。在法国巡演时,我们和许多音乐人同台演出,他们演奏小号、长号,我们的音乐也有嘻哈乐元素,音乐制作很多是在电脑上完成。这就是我们做音乐的方式。

 

问:你们是不是很喜欢The Andrews Sisters?

The kid: 我们喜欢这种类型的音乐,但不是我们唯一喜欢的。Smokey Joe & the kid音乐中不只是爵士部分。我们很熟悉The Andrews Sisters的音乐。

 

问:你们的音乐有着非常阳光、充满律动的感觉。

The kid: 我们想要的就是这种精神。创作派对音乐,能让人想起所有美好的事物。我们想把这种感觉展现给听众。我们仍然可以听爵士和布鲁斯,这些并不过时。我们的歌曲朗朗上口,非常适合派对。

 

问:通过歌曲你们想传达什么信息呢?

The kid: 我们不太关注政治,认为音乐超越一切。我们只想单纯地在欢笑雀跃的人们面前表演,去感受情绪,而不是传达信息,如果有的话,就是想传达比较诗意一点的内容。

 

问:从上张专辑到最新发行的专辑,你们做了一些转变,对此你们有什么解释呢?

The kid: 我们想调整一下乐队发展的方向:因为第一张专辑有些小众,我们想做的更主流一些,加入更广泛的非洲音乐元素,而不仅仅是爵士乐。我们得到了不同的灵感,除了摇摆乐,它们来自布鲁斯、70年代黑人音乐、放克乐等。其次我们也对现场演出做了调整,现在我们会在舞台上加入乐器演奏,所以我们想做一张可以在演出时表演的专辑。虽然比之前的音乐安静,但对我们来说,是迄今最好的作品。

 

问:为什么你们最新的专辑叫做《Running to the moon》?

The kid: 这是一种我们要转型的表达,同时也指一部Méliès拍摄的电影,他是20世纪初的法国导演,他发明了拍摄电影的新手法。他有部非常有名的电影,叫《月球旅行记》。《Running to the moon》意味着去往一个地方,非常诗意的感觉,与整张专辑都很相称。

 

问:我还想知道,你们会推荐这张新专辑的哪些歌呢?

The kid:当然我们制作这张专辑是想让听众听完所有的歌。我不能仅仅挑出一首歌来,因为所有的歌之间都有联系。《Please come home》是节奏性最强的,如果想跟着音乐跳舞的话,建议你来听这一首。不过整张专辑内容丰富,我们第一次跟一位法国女歌手合作,我们唱了些法文歌。就连介绍专辑的部分都很不错。

 

问:当你在写《The game》时,都想些什么?

The kid: 我们完成这张“迷你专辑”时是在加利福尼亚。那是在两年前,我们同当地的人合作,从那里寻找灵感,结果很不错。那是我们开始转型的第一步,我们的音乐有了更多的放克、布鲁斯成分。我们对这张迷你专辑很满意,那场旅行也变成了美好的回忆。加利福尼亚是个值得拜访的地方,虽然我不确定适不适合居住。它是一个旅游之州,如果你不在那里待上很久,可能不能对它有真正的了解。不过对艺术家来说,是个不错的地方。我希望我们能再去一次。

 

问:你们的灵感通常来自哪里?

The kid: 最主要的是来自于非洲文化,我们的父母放给我们听的一些音乐。但我们可以从任何事物中获得灵感,电影啊,音乐啊,还有各种地方,并不固定。有时候抱着玩玩的心态开始写一首歌,结果可能就写成了我们作品中最棒的一首。灵感没有规则。

(灵感到来时有多偶然呢?)

The kid: 刚开始可能什么感觉也没有,然后音乐可能从任何地方——一个声音或者一点想法那里逐渐发展起来。这是我对偶然的定义。

 

问:我想知道你们都喜欢谁的音乐,最近都在听什么歌?

Smokey Joe: 我喜欢世界各地的音乐,比如印度音乐,最近比较喜欢Kay Tranada, 一位来自加拿大的制作人。

问:在创作中,你们是如何分工合作的?

Smokey Joe: 我们一起创作是个愉快的过程,我们两个人都有各自的想法,但最终结果必须是一致的。比如我会先把我的想法给the kid看,他会给我反馈,这样来来回回,像打乒乓球一样,最终会成为我们两人共同的作品。

 

问:迄今为止,你们都去过哪些城市?

Smokey Joe: 音乐给了我们许多旅行的机会。我们去过美国的加州,然后到加拿大,土耳其,俄罗斯,我们还去英国参加过音乐节,然后到德国。我们去过很多地方。 不过我们还没去过中国。

 

问:你来自波尔多市,那是个怎么样的城市?

Smokey Joe: 波尔多是个美丽的城市,它也在不断的变化发展。这个城市有悠久的历史,还有美食美酒。波尔多可以说是个年轻的城市,那里有很多学生,是个开放的城市。

 

问:你们将来中国的四个城市演出,我记得有北京,上海,武汉对吗?有什么期待吗?

Smokey Joe: 我期待能尝到美食,哈哈。实话说,我也不知道该期待什么,因为我们从没有去过亚洲,我只希望我们能做好演出,有个好的开始。

问:你对你们将要去巡演的城市有了解吗?

Smokey Joe: 一点都不了解。就我个人来说,我特别想去故宫。有个电影是在那里取景的,《末代皇帝》,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我看了得有十遍了。真希望我能去那看看,不过我们只有24小时,可能时间不够。通常我们巡演时间都很紧,只能待在机场,演出现场,或是酒店。

 

问:这次来中国巡演,你们会带来哪些新歌曲呢?

Smokey Joe: 我也不确定,你觉得哪些歌适合呢?

(《Running to the moon》很不错,你们大概会表演几首歌?)

Smokey Joe: 《Running to the moon》是个不错的主意。我们会表演很多首歌,20首左右。

 

问:波尔多的音乐氛围是什么样的,尤其是对电子乐和嘻哈乐来说?

Smokey Joe: 近几年氛围变得越来越好了。现在我们有了自己的音乐厂牌。 我们是波尔多电子乐的领军乐队之一,每年的音乐节会在大舞台表演。波尔多从前是摇滚之城,有不少摇滚的演出。

(怎么突然从摇滚之城变成电子乐的天下了?)

Smokey Joe: 并不是突然间转变的,摇滚乐已经根植在这里很久了,目前逐渐被我们取代。

 

问:如果你们有机会回到过去,你们会回到哪个年代?

Smokey Joe: 也许我回去70年代,和很多摇滚巨星们一起开派对。也许会回到远古时代,去看恐龙。我看过侏罗纪公园,也许我还能在我公寓里养一只恐龙宝宝。

The kid: 我想回到过去,解开一些历史之谜,比如弄清楚肯尼迪暗杀事件。

 

问:如果你要去一个孤独的星球叫迷你猫,你会带哪三件东西过去?

Smokey Joe:首先是我的PS4, 一台制作音乐的电脑,还有意大利面。

The kid: 其实电脑是给我用的,Matthew有意大利面就够了。

 

来源:迷你猫电台 Minimal Radio

 

相关阅读:

Smokey Joe & The Kid​
2016夏至音乐日——六支法国活力乐队引爆中国!​
夏至音乐日又岂止是七座城池的乐事​

 

 

 

     

搜索

微信

扫描二维码,最新最热法国文化资讯每周送上!

中法环境月

北京法国文化中心电影排片


人物


电影

Bulletins de veille

L’Ambassade de France en Chine met à disposition des professionnels français de l’audiovisuel des informations régulières sur le marché chinois dans les domaines du cinéma, documentaire, télévision, numérique, jeux vidéo et musique. Retrouvez tous les deux mois notre :

北京法国文化中心电影排片


人物


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