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文化完全指南 傅雷翻译出版奖   -   中法文化之春   -   法语活动节   -   中法环境月   -   IFP   -   FLE

把光和暗一起揉到馒头里 | Marie-Madeleine

把光和暗一起揉到馒头里 | Marie-Madeleine

玛丽-玛德莲是崇尚卓越和非理性创作路线的电子流行乐队。时而甜蜜,时而挑衅,6月17日至19日,玛丽-玛德莲将再次来到中国,在上海和北京为观众带来美妙又叛逆的演出。先跟随迷你猫电台,认识乐队主唱Jarco Weiss。

问:请向我们听众介绍一下你自己还有你们乐队吧。

Jarco Weiss: 大家好,我是Marie Madeleine乐队的主唱和联合制作人 Jarco Weiss。五年前我和朋友成立了这支乐队,期间也有不少变动。接下来我们要去中国巡演,除了我还有两名女孩,分别演奏贝司和键盘,同时充当我的和声。我们会带来一些新歌,来自最新的专辑,主要是法文歌,演出则是英法结合。我们曾受到法国大使馆的邀请,在前法国文化部长杰克· 朗 创办的、已有20年历史的音乐节上演出。

 

问:你们乐队由几人组成?

Jarco Weiss: 由我和另外一人负责创作,不过他并不参与演出。演出的则是我和另外两人。

问:就是这次将要和你一同来中国的两位女孩吧。在MV中参演的也是她们吗?

 

Jarco Weiss: 不是MV中的演员。我们总是请专业演员来拍摄MV。不过,我们倒是经常同其他艺人合作,做友情出演,与各种人打交道。

 

问:为什么你们给乐队起名字叫Marie-Madeleine?如果我没记错,这个名字应该来源于圣经吧。

Jarco Weiss: 是的。我们主要想表达一种二元对立感,就像东方的阴阳观念。关于Marie- Madeleine的传说有很多,不少讲到她是名妓女。在圣经中,她和耶稣的关系很近。Marie- Madeleine 是一个对立的形象,既是罪恶的,又是善良的。其实人都有两面性,我们很认同这样的观念。我们音乐的灵感也来自disco和新浪潮这两种截然不同的音乐类型。所以我们的乐队理念就是对立的融合。

 

问:是什么让你走上做音乐这条道路的?

Jarco Weiss: 我一直都很想做音乐。之前我的生活很普通,突然有一天,我认识到人生的短暂,想做什么应该抓紧去做,而我想做的就是音乐。于是,我辞去所有一切,开始了更一种生活。

(那需要很大的勇气呀。)

Jarco Weiss: 这种处境要逐渐去适应。一些方面很艰难,但也有方面让事情变得轻松。比如做音乐挣不来很多钱,特别是如今,音乐行业没有多少利润,但做音乐又有很多自由的时间。今年是中国的猴年,就拿猴子的特点来说,它们的适应性很强,总是在事物中取好的一面。所以说,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取决于个人的态度,不仅仅是关于勇气。

(也就是抓住了机遇,做出了改变)

Jarco Weiss: 是的,我总会充分利用事物中好的方面。如果我坐公交遇上堵车,我会利用这段时间读书,做工作,比如回复邮件。如果把精力用在抱怨上是没有意义的。就算我遇上的事情刚开始是不理想的,我也会试着寻到可以利用的地方。

 

问:乐队中其他人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开始做音乐的吗?

Jarco Weiss:不是的,和我一起在录音室工作的Maxim就是个比我有计划的人。他不喜欢面临太多未知的情况,这是他不愿意参加演出的原因。在幕后工作可以保证工作的稳定性,而音乐则是次要的。我和他的做法是相反的。我们有两种思维方式,实际上挺不错。

(你们就像乐队里的阴和阳)

Jarco Weiss: 我是疯狂的那个,他比较靠谱。

问:除了音乐,你还有什么爱好?

Jarco Weiss: 我热爱旅行,还有烹饪。我还拍摄过很多照片,不过都是私人的。乐队最新的MV是我导演的,这是我首次尝试,如果有机会,我还会导演其他的视频或者MV。

 

问:我发现你们的MV风格可是说是CULT(怪诞诡异),你怎么看待cult的?是否想通过MV,音乐来传递cult 文化?

Jarco Weiss: 最新MV的灵感来自于萨满教,当你听到Marie-Madeleine这个名字,你会有意无意联想到cult, 但我们没有刻意地去表现cult思想。

(你觉得cult和艺术是等同的吗?)

Jarco Weiss: 我想是的,它们肯定是有联系的。艺术是解读当代世界的一种方式,cult是一种抽象的表达,混杂不同哲学观点和宗教信仰试图产生更好的结果。

 

问:通过歌曲,你们想表达什么信息呢?

Jarco Weiss: 我们想表达的内容一直在变化。现在我个人的目标是,通过歌曲这种方法,呼吁人们走出所谓的自由社会。因为现在的一切都与消费有关,大公司通过电视网络在过去这么多年控制了我们的思想,不消费就等于不存在。对有些人来说这无所谓,但我觉得这种想法正在摧残着世界,扼杀了人性。如今怎样生活取决于我们的想法,不用像嬉皮士那样极端,住在山洞里或怎样。我想让大家开放思想,生活其实比别人告诉你的要单纯多了。

(倡导不要消费?)

不完全是,只是消费也要有个限度。法国的情况比较复杂,但人们已经开始改变了。我自己就有小块地,种些西红柿,丁香啊。去年,我买了两株西红柿苗,结果吃了一个夏天的免费西红柿。当初只花一欧元买的苗,结了至少四公斤的西红柿。为什么我可以在阳台自己种还要去市场买打了农药的西红柿呢?像这种很细微的事情都能给生活带来改变。目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到这个问题,意识到过去的三十年人们的观念都是胡说八道。

顺便提一下,我和我的女朋友近年夏天要搬到郊区了,我们准备开一家餐厅,仅使用本地产品做食材,既保证事物的质量,又保证生态经济。我不想让听众产生厌倦,所以会用诗意的方法表达我的观念,生活其实很简单。我们刚发行的一首歌曲,讲的就是一对情侣去散步,忘记了尘世纷繁,走向心灵的自由。

(我有个在新西兰的朋友,原来是音乐人,后来回归了田园生活,发现在乡间能感受到更多的自由)

Jarco Weiss: 我有个原本住在上海的法国朋友,他搬去了大理。他和妻子租的房子有个大花园,可以种蔬菜,一年租金只要5000元。他是个设计师,平时设计茶壶这类的玩意儿卖,有时他回到巴黎去工作,一个月可以挣一万欧元,这就够他一年的开销了。他每天六点起来做瑜伽,整理整理花园,工作,生活得非常惬意。


《Swimming Pool》MV

问:《Swimming Pool》这首歌在YouTube点击量非常高,对这件事你是怎么看待的?

Jarco Weiss: 我们为这首歌制作了MV,它这么火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视频中美女的胸部……不过正是这首歌让我们赢得了关注,开启了我们音乐生涯的第一步。

(我完全被这首歌洗脑了)

Jarco Weiss: 有趣的是,很多人以为我们唱的是中文或者别的亚洲语言,因为歌词难以分辨。有时候,就是会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这首歌是我们最初创作的歌曲之一,没有专门在录音室录制,MV也只花了300欧元,这么火其实是巧合。

 

问:最初这首歌是想表达什么呢?

Jarco Weiss: 首歌是关于爱与性的故事。Sink和think读音很像,法国人总是在thinking(思考),sinking(下沉) and thinking(思考)意思可以说是相反的,很多这种词,比如swaying (摇摆)和 swimming(游泳), loving(爱)和living(生活)这种文字游戏很有意思,于是我就写这首歌。这首歌的旋律朗朗上口,很多人见到我,谈到他们喜欢这首歌时都能哼出来。但很少人能明白我真正要表达的含义。

 

问:从《Highway》、《Swimming pool》,到最近的新歌《On s’en va》,你们做了哪些改变?

Jarco Weiss: 我们想探索不同的风格,所以我们制作歌曲的方向会不同,使用不同的录音室,与不同的人合作。最近最大的不同在于,我开始用法语写歌了。之前没这样是因为我觉得用法语写歌比较难。

(为什么呢?你就是法国人呀)

Jarco Weiss: 可能是因为英国和美国是有音乐氛围的国家吧,法国文化更多是关于文学,有许多充满哲理的词句。《Oh yeah》这种歌曲显得太俗气。法国听众不会在意英文歌词,但是对法语歌词会挑剔一些。乐队刚成立时,我在海外生活了七年,说流利的英语,回到法国后,很久不说,英语不如从前,写英文歌也困难了。而且现在写的歌悲观和阴暗的成分也少了。


《Highway》MV

问:在制作《Highway》这首歌的MV时,是否收到了某些电影的启发?

Jarco Weiss: 我写歌的时候经常收到电影的启发。对我来说,写歌的过程就像是写一部电影。我能想象出故事的场景,然后根据它创作出音乐。拍摄MV的导演能体会到我的灵感来源,因为他也同样喜欢那些电影。所以你能发现我们歌曲中的电影元素。

 

问:你创作歌曲的方式与之前的工作有联系吗?

Jarco Weiss: 写歌时我尽量不去想我之前工作。我之前在传播机构工作,而音乐不仅仅是宣传,是更有深度的事情。我的沟通能力可以用来宣传乐队。创作时,我选择远离宣传。现在有些乐队做音乐是为了赚钱,也不是不可以。但音乐就是音乐,在市场上赚钱是另一码事。我的音乐不赚钱也无所谓,如果能赚钱的话,何乐而不为呢?但我绝不会为了赚钱而做音乐的,如果抱有那样的想法,我大可以做其他更容易赚钱的事情。

 

问:你们都在哪里举办过演唱会呢?

Jarco Weiss: 我们在法国很多城市,很多音乐节上表演过。我们在中国举办过两次演出。今年我们没怎么演出,因为工作重心在新专辑上。下次演唱会是6月9号在巴黎举办,然后我们将会去中国巡演。

 

问: 我了解到你在中国工作过几年,中国哪些地方吸引你们不断回访呢?

Jarco Weiss: 刚开始我被中国公司聘请,我还不太情愿去。我想有海外工作经历,不过当时想去的是北美。我那是对中国完全不了解,我也没有料到有一天我会有机会去中国。公司给我提供了很好的职位,住宿还有薪资,所以我就答应了。后来我就爱上了中国。我去过很多地方旅行,从来没有去过中国这么远的地方,不是距离上的远,而是文化上的陌生。非洲和中东这些地方和法国距离远,但宗教,历史相似,中国和我们的文字不同,思考方式不同,对我而言是另一个世界。来中国九个月时,我还想着回法国,可是一年后,我就想尽可能久地留在中国。现在我尽量每年回中国一次,原因简单来说,世界上没有别的地方比中国更能带给我安全感。我喜欢中国的一点是,中国人好奇心强,他们愿意学习,愿意表达,法国人就不这样。五百年来法国一成不变,法国人不再尝试改变,那样会显得很奇怪。在中国生活一年就像在法国生活十年。

 

问:你在中国表演时,对中国观众有什么印象?

Jarco Weiss: 我认为中国观众很“明智”。他们听音乐的时候不会疯狂地跳来跳去,而是全神贯注地看演出。在法国,看演出的都是十六七岁的青年,他们之所以来看是因为这里的演出和乐队很酷,没有别处可去。中国观众来看演出是专门奔着演出来的,他们很享受我们的表演,但有时他们不表现出来。我们喜欢疯狂的观众,在法国,疯狂的观众让你觉得演出效果很好,否则你会觉得演出出了问题。我们在中国音乐节上,面对三万名观众演出,他们的表现好像是在看电影一样,非常专注,不想错过一点细节。

 

问:这次你们去中国巡演会带来什么歌曲?

Jarco Weiss: 肯定有很多新歌,也会表演一些我们的经典,《Swimming pool》等。通常是演出当天定下曲目,因为在那之前我们不确定具体演出持续的时间。有时是四十分钟,有时一小时。

 

问:对这次巡演,你有什么新的期待吗?

Jarco Weiss: 我期待中国的美食,度过一段开心的时光,拜访新地方,结交新朋友。最好成为明星,每年都来巡演,希望很多观众来捧场。

 

问:出于好奇,我们是首个采访你们乐队的中国音乐电台吗?

Jarco Weiss: 我们被杂志还有网络电视采访过,但被电台采访还是第一次。

(真是我们的荣幸!)

 

问:如果你要去一个孤独的星球叫迷你猫,你会带哪三件东西过去?

Jaco Weiss: 我的女朋友,瑞士军刀,还有一本有无限页码笔记本。带本书的话,读一百遍也厌烦了,不如带一个笔记本,写自己的故事,还可以反复修改。

来源:迷你猫电台 Minimal Radio

相关阅读:

2016夏至音乐日——六支法国活力乐队引爆中国!​
夏至音乐日又岂止是七座城池的乐事​
玛丽-玛德莲​

玛丽-玛德莲是崇尚卓越和非理性创作路线的电子流行音乐人。时而甜蜜,时而挑衅,6月17日至19日,她将再次来到中国,在上海、宁波、北京为观众带来几场美妙又叛逆的演出。

 

 

 

     

搜索

微信

扫描二维码,最新最热法国文化资讯每周送上!

中法环境月

北京法国文化中心电影排片


人物


电影

Bulletins de veille

L’Ambassade de France en Chine met à disposition des professionnels français de l’audiovisuel des informations régulières sur le marché chinois dans les domaines du cinéma, documentaire, télévision, numérique, jeux vidéo et musique. Retrouvez tous les deux mois notre :

北京法国文化中心电影排片


人物


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