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文化完全指南 傅雷翻译出版奖   -   中法文化之春   -   法语活动节   -   中法环境月   -   IFP   -   FLE

法国当代小说《2084》中文版出版

法国当代小说《2084》中文版出版

2015年获法兰西学士院小说大奖、并被法国《读书》杂志评为2015年度最佳图书的《2084》近日由海天出版社推出中文版。

该书以乔治•奥威尔的《1984》为灵感,讲述2084年之后,一个叫阿比斯坦的国家在地球上开始了其永恒的统治,旧世界不复存在。它被一场长期战争夷为平地,过去的世界全然消失:语言、书籍、历史、博物馆、直至桌子、餐具、衣着、饮食等。一个全新的世界被发明出来:新的语言、新的穿着、新的食物、新的睡眠。生活只围绕信条展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被流放到帝国管辖的一座深山疗养院治疗肺结核。他和路上遇见的人交谈,忍饥挨饿地坐着马车穿越帝国的领土,远离所有的城市。这次强制性的静养让他突然开始怀疑被强加的一切确定性……

这是一部政治寓言,融想像、幽默、荒诞与现实为一体,对社会、制度与人生有深刻的思索,语言富有张力,背景压抑,故事怪异,让人想起卡夫卡、昆德拉的作品。作者布阿莱姆•桑萨尔曾获法兰西学士院颁发的法语共同体大奖。中文版由著名翻译家、傅雷翻译出版奖评委、社科院博导余中先翻译。

《2084》,布阿莱姆•桑萨尔(阿尔及利亚)著,余中先译,海天出版社

 

精彩试读

        旅行终了,阿提在一个空荡荡的大厅中看到了陀兹。后者给他解释了此中的象征意义:阿提是从一个空荡荡的大厅进入的博物馆,又是从一个空荡荡的大厅出的博物馆,这就是两种虚无之间得出的生命图像,创造之前的虚无和死亡之后的虚无。生命受制于界限,它把握的只是它的时间,简短,被切成彼此间没有联系的片段,除了人们从头至尾始终拖带在身的那些片段。曾有的不甚确切的回忆,将有的依稀朦胧的期待。从此一到彼一的过渡并不十分明显,那是一种奥秘。有一天,嗜睡成癖的漂亮婴儿消失了,这事并不想警示任何人,代之以出现的,是一个爱动而又好奇的小孩,一个小精灵。这丝毫不让当母亲的有什么惊讶,她又拖着两只笨重而又无用的乳房。再往前去,将有别的替代者出场,依然同样诡秘,一个笨拙迟钝而又忧心忡忡的老好人,将出其不意地替代站在那里的灵活敏捷而又满脸微笑的年轻人,而随之,出于真不知道是什么戏法,患偏头痛的家伙将把位子让给一个驼背弯腰而又沉默寡言的人。更令人惊奇的还是在最后,一个身子依然温热的垂死者突然代替了冷冰冰地钉在他窗前椅子上的哑巴老人。这是多余的改变,当然有时候也很受欢迎。

          “生命流逝迅疾如斯,我们什么都看不到,”人们在奔赴黄泉之路上将会这样想。

        陀兹和阿提带着一种真正的忧伤,高谈阔论了一个下午。陀兹整日里怀恋着一个他并不认识但他认为自己已正确重构起来的世界,它犹如一个静物,而他现在特别想为它吹入一口气。它到底有什么用?他们俩一致认为,这一问题毫无意义,空乃世界的实质,但它无法阻止世界之存在,并用某种东西充实自身。这是零的奥秘,它存在着,是为了说明它并不存在。从这一观点来看,《噶布尔》就是最佳的回答,对世界的绝对无用,只能回答以存在物对虚无的绝对而又令人宽慰服从。人本虚无,留于虚无,身为尘埃,归于尘埃。在阿提这方面,他以另一种方式围绕这个问题,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世界之终结始于其诞生,生命的第一声哭叫同时也是死亡的第一声喘气。随着时间与痛苦的推进,他已然坚信,一种恶持续的时间越长,终结就来得越快,而生命就越早开始新的轮回。这并不是带着满脑子的问题等待,而是加速进程,带着对一种新生命的希望死去,毕竟要比活着时绝望地自视己死更值得。

布阿莱姆·桑萨尔(出生于1949年)和其他一些作家一样,选择用法语写作而非自己的母语。这位阿尔及利亚作家,本身就是法语共同体的化身,完美演绎了法语共同体和平至上、乐于分享的价值核心。

 

 

 

     

搜索

微信

扫描二维码,最新最热法国文化资讯每周送上!

中法环境月

北京法国文化中心电影排片


人物


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