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文化完全指南 傅雷翻译出版奖   -   中法文化之春   -   法语活动节   -   中法环境月   -   IFP   -   FLE

“法国文化是孕育了几乎整个现代主义艺术的母体”——隋建国,雕塑家,中法文化之春推广大使

“法国文化是孕育了几乎整个现代主义艺术的母体”——隋建国,雕塑家,中法文化之春推广大使

隋建国,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教授,被评论家誉为“在观念主义方向上走得最早也最远的中国雕塑家”。隋建国在艺术探索中对创作观念、作品形式、媒介选择、处理方法、时空经验等多个方面都有独特的理解和认识。他的雕塑将观念与形式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作品多以大的尺度感给人以感官上的冲击力。隋建国早期的雕塑作品带有很强的符号性,这些符号大多与社会、历史的特殊记忆密切相关。

随后,他的创作逐渐抛离了个体的身份,创作进入了更为宏观的视角,从中可以看到一种对时间与空间概念的文化探索。同时,隋建国也成功地将雕塑带入一个全面反省中国现代性的艺术实践中。无论是早期的现实主义作品,还是后来创作的“中山装”、“恐龙”等经典形象,都是在中国本土的知识谱系和文化经络中寻找问题和解决问题的途径与方式,具有明显的知识分子气质,流露出严肃的社会批判立场和人文道德指向。

2017年,隋建国应邀担任中法文化之春推广大使,也为此接受了法国文化的采访。

法国文化:可以谈谈您跟法国及法国文化之间的渊源吗?

隋建国:中国的法国文学翻译是特别出色的。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那还是在文化大革命初期,我在我的舅舅家里读了莫泊桑的短篇小说集,其中的《羊脂球》《项链》等故事给了我很深的印象。 
改革开放后,我读了更多的法国文学,并且随着我成长为一个艺术家而进入艺术文献的阅读,对法国印象派以来的文学艺术潮流比如超现实主义、立体派、达达艺术,有了更加深入地了解。在我个人的理解中,可以说,法国文化是孕育了几乎整个现代主义艺术的母体。 
法国还是我个人的艺术成长发展的福地。1999年,我的艺术作品第一次登上国际舞台就是在巴黎的香榭丽舍大道,作为唯一一个来自大陆中国的雕塑家,我的作品《衣钵》一下子被整个欧洲所关注。2003年,“尤伦斯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展”在巴黎开幕,我的作品《中国制造》的恐龙又红遍巴黎。今年春天,我的作品《盲人肖像》又被选入巴黎大皇宫刚刚开幕的“纪念罗丹逝世一百周年大展”。罗丹作为欧洲古典雕塑的终结者同时又是现代雕塑的开启者,他的作品于1995年和2015年两次来中国,对于中国雕塑家有着巨大的影响。我于2008年完成的作品《盲人肖像》,就是受罗丹作品的启发。今年3月9日我在佩斯北京画廊开幕的展览“肉身成道”,是对于我自《盲人肖像》以来近9年时间工作的一个总结。从其中,内行者一定可以看出罗丹的艺术思想的影子。

法国文化:您为何愿意担任2017年中法文化之春的形象大使?

隋建国:我的生活经历使得我对于法国和法国文化有一种特殊的亲近感。我觉得中国人与法国人、中国文化与法国文化之间,也有着某种天然的相似性。而且,中国的现代文化与法国现代文化之间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作为一个艺术家,我从一开始就与法国和巴黎结下了不解之缘,我也有许多法国朋友,我愿意为中、法国之间的文化和艺术交流尽一份自己的力量。

法国文化:杜尚奖每年奖励一位法国当代艺术家或居住在法国的外国当代艺术家。今年,杜尚奖来中国了。8位获奖者的作品将在北京和广州展出。中国是否也有相似的项目呢?

隋建国:中国目前有数不过来的青年艺术家奖项。今天的中国青年艺术家是很幸运的。再往下一步,应该有一些跨文化跨国界的奖项出现。中国应该把自己放到整个世界中去认识自己。

隋建国的三个心水推荐项目

展览“高压/剑拔弩张:杜尚奖法国当代艺术现场” 
法国广播爱乐乐团巡演 
雅各宾国际钢琴节之托马斯•恩科

他们对中法文化之春给予大力支持

“音乐可以让人忽略隔阂与仇恨”——崔健,第12届中法文化之春推广大使
“艺术催生了一切美好,使有才华的人们相遇”——王亚彬,舞蹈家,编舞家
“每一种文化都需要与另外一种文化进行交流”——贾樟柯,电影导演,制片
读者使我感到不孤独——陆明,漫画家,插画家

 

 

 

     

搜索

微信

扫描二维码,最新最热法国文化资讯每周送上!

法国城市电影节影片召集

北京法国文化中心电影排片


人物


电影


有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