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文化完全指南 傅雷翻译出版奖   -   中法文化之春   -   法语活动节   -   中法环境月   -   IFP   -   FLE

多维视域下的安格尔——费顿经典艺术丛书推荐

 多维视域下的安格尔——费顿经典艺术丛书推荐

图: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自画像,局部,1804 © 公有领域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1780—1867)是19世纪法国的著名画家。国内学界通常将安格尔定位为新古典主义绘画的代表人物,因为纵观安格尔七十年的艺术生涯,他始终践行法兰西艺术院的核心艺术宗旨,推崇古典主义风格。然而古典主义风格仅仅是安格尔绘画的一个维度而已,并不能概括他的整体绘画风格。

2008年,安德鲁·谢尔顿出版了《安格尔》(费顿出版社)一书,为读者呈现出全面立体的安格尔形象。谢尔顿任职于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艺术史系,是安格尔艺术研究方面的权威专家。他是展览图录《安格尔的肖像画:一个时代的映像》的共同作者,还著有《安格尔及其批评者》(2005)一书。2016年,一好阅读(Boundless Books)与费顿出版社合作,引进原著版权,推出了“费顿经典:时间的回归”中文版艺术史丛书,《安格尔》便是该丛书的其中一部。

安格尔是谁?

安格尔自幼接受学院派的教育,终生恪守学院传统的内在宗旨。在这种观念的影响下,自青年时代,安格尔便立志成为一名历史画家,他也一直宣称自己是一个历史画家。然而事实上,他最负盛名的却是肖像画和历史风俗画,绝非历史画。

1801年,他凭借《阿伽门农的使者》获得了罗马大奖,享受政府资助去罗马游学;1825年,他晋升为法兰西艺术院院士;1835年,他担任罗马法兰西学院院长。如谢尔顿所言,“或许没有哪位艺术家能像安格尔一样拥有如此尊贵的学院资历和荣耀”。


阿伽门农的使者,1801,巴黎美院收藏

在拿破仑当政时期,驻罗马的拿破仑官僚机构成为安格尔的主要客户。他们偏爱的绘画题材是肖像画,因此,应他们的需求,安格尔为他们创作了大量的肖像画。1810年前后,安格尔获得了那不勒斯国王和王后的赏识,受王后缪拉的委托创作了家喻户晓的裸体肖像画《大宫女》。


大宫女,1814,卢浮宫收藏

1814年,拿破仑倒台,波旁王朝复辟。如果说法兰西帝国的官僚们热衷于肖像画,那么复辟时期的保皇党人则更推崇怀旧气息浓郁的历史风俗画。为了谋生,安格尔又转而创作了一系列著名的历史风俗画,如《保罗与弗朗西斯卡》。纵观安格尔的前半生,他不得不依靠画笔来维持生计,肖像画和风俗画是他的主要经济来源。也正是这些“不够典雅”的绘画题材使安格尔成为19世纪法国最著名的画家。


保罗与弗朗西斯卡,1819,法国昂热美术馆收藏

1825年以后,安格尔的经济状况有所改善。他曾宣称终止肖像画创作,专心从事大型的历史绘画创作。事实上,这一时期他仍然创作了大量的名媛肖像画,目的并非是缓解经济压力,而是出自画家的个人喜好。可以想见,面对众多名媛的摄魂之美,安格尔难以抗拒她们的邀约。如果说此前肖像画在安格尔心中是现实的象征,那么在这一时期它俨然变成了理想美的表征。经安格尔之手,奥松维尔伯爵夫人的灵韵和罗特希尔德夫人的美貌克服了时间,在艺术中永存。

安格尔的时代

工业革命将19世纪的欧洲人带入惊心动魄的变革潮流之中。现代化大都市巴黎的崛起,拱廊街的出现以及社会商品化步伐的加快使法国人感到震颤。安格尔生活在法国历史上最为动荡的一个时期,他经历了三次革命(1789年法国大革命、1830年七月革命以及1848年六月革命),见证了多个王朝的更迭(法兰西第一帝国、波旁王朝复辟、七月王朝、法兰西第二共和国以及法兰西第二帝国)。尽管如此,他的画作中却不见巴黎现代风光,不见19世纪的革命与战争。如安德鲁·谢尔顿所言,安格尔有一种敏锐的“滞后感”。当19世纪的进步论者宣称“我们须紧跟时代步伐”时,安格尔却埋首于古希腊罗马以及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世界中。他用这种“滞后”的姿态来反思19世纪的现代性,批判进步论。他说道:“如果你的时代是错误的呢?……如果你无视善与美,难道我也要效仿你吗?”安格尔用浓郁的怀旧情绪编织了一个神话般的世界,警醒世人在前行的时候不忘驻足,在面向未来的时候不忘回望过去。

风格“怪异”的古典主义者

安格尔的创作并不是对古典绘画的简单模拟。他钟情于拉斐尔,但绝非一味地模仿偶像,而是尝试在“模仿中别出心裁”。值得注意的是,安格尔的“新”并不体现在对古典主义原则的反叛,恰在于将古典主义原则推向了极端。在“美的理想”的指导下,安格尔主张修正和美化自然,力图在画作中呈现永恒之美。

首先,安格尔致力于取消绘画空间的立体感,使绘画呈现出平面化效果。罗马游学时期,安格尔将研习作品《瓦平松的浴女》以及《俄狄浦斯与斯芬克斯》上交给法兰西艺术院的学术委员会时,委员会的专家们曾批评安格尔的作品色彩贫乏以及立体感缺失。这种特质逐渐成为安格尔绘画的独特风格,或遭人诟病,或受到赞赏。


瓦平松的浴女,1808,卢浮宫收藏

其次,安格尔画作风格怪异的另一原因是画中人体结构失真变形,尤以女性肖像画体现得最为明显。以《大宫女》为例,首先,画中女性的肩膀不对称,腰部过窄过细,臀部与大腿连在了一起;其次,宫女的乳房呈球形,从腋窝部分突耸而出,略显僵硬;再者,宫女的五官精美,但脸部缺乏轮廓,毫无立体感。就整体而言,画中宫女缺乏真实感,并无浓烈的感官色彩。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画中各种织物十分写实。谢尔顿指出,长期以来,人们将女性裸体贬低为调动感官之物,女体画的存在是为了满足人的视觉快感。安格尔打破了这种程式化的描绘方式,他去除了女性身体的感官色彩,为其增添了更多的审美化色彩。         

“一好阅读费顿经典”之《安格尔》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安格尔》一书带有传记的性质,它细致入微地为读者呈现出安格尔七十年艺术生涯的整体面貌。然而,它又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传记,它从艺术史角度详尽分析了安格尔的艺术渊源及其对后世的影响,从学术史角度详细探讨了近年来学界对安格尔绘画的最新研究成果。

安德鲁·谢尔顿的《安格尔》是一个窗口。我们可以透过这个窗口全面认识安格尔,可以深入理解他的画作。《安格尔》的贡献在于它打破了人们对安格尔其人其作的惯性思维方式,它为我们呈现出一个充满矛盾的安格尔形象,呈现出一种充满张力的绘画姿态。

三位艺术大师,三种人生故事,三本书——《提香》、《卡拉瓦乔》和《安格尔》

提香是16世纪的代表,卡拉瓦乔是17世纪的代表,安格尔是18至19世纪的代表——三位艺术大师,不仅称霸自己的时代,而且深深影响了紧随其后的一众艺术家,即使是“文艺复兴三杰”也未能达到那样的境界。

经典,需要经典去诠释。《提香》、《卡拉瓦乔》和《安格尔》带领读者回到那些正在发生视觉革命的现场,全面、真实地展现西方三位艺术大师的人生故事及作品,串联起西方16世纪以来400年的艺术发展历史。

“时间的回归”系列耗时三年,由“一好阅读”与英国费顿出版社(Phaidon)联袂打造,费顿经典是世界公认艺术典藏——专门出版西方艺术史的传世之作。“时间的回归”系列第一辑共出版三部书籍,集结了彼得·汉弗利 、普格利希、谢尔顿等学者的经典著作。

卡尔维诺在《为什么要读经典》中说:“经典作品是这样一些书,它们带着以前的解释的特殊气氛走向我们,背后拖着它们经过文化或多种文化(或只是多种语言和风俗习惯)时留下的足迹。”

叔本华也忠告:“坏书有如毒药,足以伤害心神——因为一般人通常只读新出版的书,而无暇阅读前贤的睿智作品,所以连作者也仅停滞在流行思想的小范围中,我们的时代就这样在自己所设的泥泞中越陷越深了。”

所以我们要读这样的经典。

名家推荐

之前我们回到文艺复兴、17世纪、18世纪看的时候,都是看一个个碎片。我们看这套书的时候是比较接近的、比较确切和系统地回到那个时间去。

——隋建国 中国著名雕塑家

 

我还想到了从这套书的出版、设计那么用心来说,这个书本身是可以收藏的。里面提到的画本来也是被收藏的。

——西川 中国著名诗人

 

为什么“一好阅读”选这三个人,实际上这三个人是最不同的三个人。作品当然非常重要,但我觉得我最感兴趣的是作为一个艺术家的生活。我觉得这特别有意思,艺术家跟哲学家的生活是不一样的 — 一个艺术大师的生活本身就是作品,本身就是每个艺术作品。

——汪民安 中国著名哲学家

 

纸质阅读和读者的关系其实更是一种民主化的关系。在纸质艺术史的阅读中,这种体验是的。我们从每一个百年选出了一位艺术家,他们所被记住的东西呈现的是历史的真实与时间的审美。希望大家翻开书去寻找他们的故事。

——杨好 一好阅读创始人、“费顿经典:时间的回归”出品人

购书链接:
套装 | 【一好阅读 · 费顿经典】时间的回归系列丛书
安格尔 | 【一好阅读 · 费顿经典】时间的回归系列丛书

 

 

 

 

 

     

搜索

微信

扫描二维码,最新最热法国文化资讯每周送上!

北京法国文化中心电影排片


人物


电影

法语活动节各项比赛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