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文化完全指南 傅雷翻译出版奖   -   中法文化之春   -   法语活动节   -   中法环境月   -   IFP   -   FLE

奥黛丽•塔图,或天使爱美丽的另一面

奥黛丽•塔图,或天使爱美丽的另一面

图:无题,奥黛丽·塔图,展览“表面”,阿尔勒摄影节(Les rencontres d'Arles)

今年的阿尔勒摄影节上,奥黛丽•塔图(Audrey Tautou)首次公开展出了她15年来潜心进行的摄影创作。在隐秘的中世纪古建筑蒙马儒修道院里,展览“表面”缓缓揭开了被宇宙人民喜爱的天使爱美丽不为人知的一面。

一切从11岁那年收到的一只尼康相机开始。小奥黛丽崇拜美国动物学家戴安•弗西,痴迷于研究黑猩猩,梦想成为摄影师,背着相机闯丛林,与野生动物为伴。

得等到2001年,她才“悄悄”开始了她的摄影师生涯。彼时,让-皮埃尔•热内的电影让她从一个默默无名的女演员瞬间窜红,所有人都认识了那个举着勺子、一双深棕色大眼睛透着古灵精怪的天使爱美丽。那时候采访过她的记者大概都有这样的经历:采访结束,被采访人要求为他们拍照。


奥黛丽•塔图的天使爱美丽造型

 

“《天使爱美丽》的成功把我卷进了媒体的漩涡之中,我拍这些照片,是因为我需要与这个漩涡保持距离,”塔图说。她拍了800多张,每一张照片上仔细记下媒体的名字和采访日期。“今天再看这些照片,我觉得惊人的是一夜之间突然投射到我身上的成千上万的目光。”这些目光被她捕捉到了胶片上,满满一面墙的小幅照片,五百多张,挂在展厅入口。

 

但“表面”的看头是塔图的自拍。在这个人人都会嘟嘴自拍的年代,明星自拍的价值是不是仅仅因为他们是明星?

奥黛丽•塔图的明星效应是毋庸置疑的。展览揭幕式上人头攒动,穿着黑色外套、戴着墨镜的塔图显得更小一只,几乎要被人群淹没。


奥黛丽•塔图在展览“表面”揭幕仪式上

 

名人跨界拍点照片办个展早不是新鲜事。但阿尔勒毕竟是阿尔勒,是和大师若埃尔·梅耶罗维奇、深濑昌久之辈同台的地方。阿尔勒摄影节总监萨姆·斯道兹(Sam Stourdzé)是“表面”的策展人。他看中的自然不是名气:“染指摄影的艺术家不在少数,但阿尔勒的观众是很苛刻的。”


 

第一个系列是对镜自拍,有点随手拍的意思。镜中可窥见拍摄场景,或是酒店房间,或是机场卫生间,或是舞台后台,或是家中,奥黛丽身着睡衣,脸上敷着面膜……有些幽默,有些自黑,跟人们期待看到的女明星的精致形象相去甚远。

 

“我很会自嘲”

第二个系列的摆拍更加耐人寻味一些,大尺寸的黑白照片,胶片相机拍摄。奥黛丽在林间小河边,奥黛丽嘴刁烟斗在书桌前,奥黛丽打扮成将军,奥黛丽是嫌疑犯……


 “这张照片是我坐在一片包包的海洋里,这些包都是我作为女演员收到的礼物。我是一个喜欢自嘲的人,而且我很会自嘲(……)这套名人明星的东西,我觉得我从来都没能特别严肃地去看待。大概因为这样,所以我拿它开玩笑,而且我觉得谈论这个东西我是完全有资格的。”

“奥黛丽•塔图在探索自己的形象,她拿自己的名人身份开起了玩笑,”萨姆·斯道兹解释道,“这些虚构图像里既有她远远看自己的眼神,同时也为看待这位演员提供了另一个视角。”

服装、道具、选址、布景,塔图都是一个人完成。“我头脑里有一个计划,我就按着这个计划来,非常精确。”拍一张照片有时候要花上一个月做准备。她为照片拍选好隐秘的拍摄地点,布好景,然后遥控按下她的徕卡或哈苏相机的快门。展览上有视频,是她家中安装的两台红外监视摄像机拍摄的图像,快播的影像里可以看到塔图在为准备拍摄奔忙,缝衣服,摆道具,架灯光,或者像头野兽一样,穿梭在场景和相机之间。

“所有都是胶片拍摄,我不修图也不裁,我的自拍肖像非常个人,连技术上的不完美都是。”

“我不能继续只当演员,也就是说,是的,我是演员,但我也不仅仅是演员。与其说我也是摄影师,不如说我是某个觉得需要通过电影之外的途径来进行自我表达的人,”奥黛丽•塔图说。

今年11月,展览“表面”将登陆第三届集美x阿尔勒摄影节(2017.11.24-2018.01.03), 奥黛丽•塔图也将作为参展摄影师亲临厦门。

 

 

 

     

搜索

微信

扫描二维码,最新最热法国文化资讯每周送上!

中法环境月

北京法国文化中心电影排片


人物


电影


有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