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文化完全指南 傅雷翻译出版奖   -   中法文化之春   -   法语活动节   -   中法环境月   -   IFP   -   FLE

阿乙:法国的每一寸土地都被文化浸润

阿乙:法国的每一寸土地都被文化浸润

数月前,阿乙的小说《下面,我该干些什么》法文版在法国出版,作家因此前往法国参加了一系列文学活动。回国后,法国文化邀请阿乙分享他此次法国之行的感受。

9月14日,阿乙将受傅雷文学讲座之邀做客北京法国文化中心,来一场文学告白。

法国文化:您的小说《下面,我该干些什么》今年4月由法国Stock出版社出版,您也在新书发布之际前往法国。这是您第一次去法国吗?您对这个国家的第一印象是怎样的呢?我们想听听您对法国的文化和文学活动有怎样的看法。

阿乙:是的,是第一次。

法国是非常有文化底蕴的国度。每一寸土壤都被文化浸润,就像我们到处都能看到的雕塑,也都让人追思伟大的作家和思想家。我感觉到法国是有很深的文化根基的,每个小镇都有自己的历史,甚至门口的一个风铃都有一百年的故事。我读了非常多的法语小说,当然是中文译本。我读的第一本小说就是《茶花女》。如果说我们把世界文学的宝藏分配一下,那么法国是占了其中一半,世界其他国家共享另一半。


阿乙作品《下面,我该干些什么》法文版封面


法国文化:此次法国之行中有没有什么让您觉得特别惊讶的?

阿乙:有。是法国的书店。法国遍地都是书店。比如说我去到的一个小城维埃纳,距离里昂几十公里远,大约有3万居民。当地有一个老书店,历史悠久,来看书的有很多老人,但里面工作的店员很年轻,他们的工作是给这些当地读者以文学品味。我感觉到书店店员和居民之间有非常紧密的联系,即便年纪有所相差。他们一起谈论书籍作品、寻找最近出版的新书,甚至一起吃饭。这实在太美好了。

在中国,这样的书店非常少见。许多书店和读者的关系完全是商人和消费者的关系,像维埃纳这样的书店在国内为数不多。我认识在大连的一家非常不错的书店,然而最终因租金高昂而不得不关了门……


法国文化:您这次在法国不同城市的书店参加了见面会等活动,可以给我们讲讲您的感受吗?您觉得读者群体是否有什么特别的不同之处呢?

阿乙:这次去法国,我去了四个城市:巴黎、里昂、维埃纳和里勒-拉-巴普。

在巴黎,我参观了凤凰书店,在那里见到了我的出版人,尤其是Stock出版社社长卡尔卡森先生。在这个书店,读者已经对中国有一定的了解,非常有意思。

在里昂,我参加了国际小说论坛的一场座谈会,与澳大利亚作家Kate Summerscale和法国作家Simon Liberati一起谈“罪的来龙去脉”。当时现场 有400余位观众。

最后在维埃纳,在我特别喜欢的那家书店有一场见面会,来的读者年纪偏大一些,气氛愉快,就像邻里之间。维埃纳也非常美,而且这家书店就在一个古罗马时期的宫殿旁边。

有一个小故事:有一位读者从里昂跑到维埃纳来参加我的读者见面会,结束后她走上前来跟我说:“您应该停止做这样的活动,把您的精力投入到写作。我特别期待能尽快看到您的下一本书。”然后她转身就离开了,再乘火车回里昂。


法国文化:您参加的国际小说论坛给您的印象如何?

阿乙:我参加过许多文化节、书展等等。这一次是我第一次在法国参加这样的活动。我主要作为参与者,而不是观众。国际小说论坛的特别之处在于主办方在里昂周边各处都组织了一些活动。因此并不是所有的安排都是围绕着主会场的。因此许多周边的小活动都有其特定的观众和读者群体。

如果说和我以前参加的活动进行一个对比,比如很多的书展都特别像一个集装箱,作家待在一个帐篷里,然后活动一场接着一场轮番上阵,那么来看活动的观众都非常有偶然性,就是路过瞧一眼,那就很不一样了。


法国文化:您此行是否也遇见了其他作家?您觉得最有意思的是哪个作家?

阿乙:是的,我有幸认识了几位和我参加同一场论坛会的作家。我并不是很认识他们,但是那位澳大利亚作家Kate Summerscale给我印象深刻。她小说中写的犯罪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时期的。而她做很多实地采访、调查……这几乎是一种科学的研究而传统的虚构写作方法!


法国文化:如果您要将国际小说论坛和您在中国参加过的文学活动相类比,您会选择哪个活动?

阿乙:我觉得应该是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时,中图公司和纸托邦共同组织的国际出版交流周。这个交流周也组织得特别好。

 

此次法国之行得到了作家本人的极大肯定。在此也对Stock出版社以及国际小说论坛主办方的组织工作表示感谢。

 

 

 

     

搜索

微信

扫描二维码,最新最热法国文化资讯每周送上!

北京法国文化中心电影排片


人物


电影


有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