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文化完全指南 傅雷翻译出版奖   -   中法文化之春   -   法语活动节   -   中法环境月   -   IFP   -   FLE

雅克-伊夫·库斯托 | 在他之前,大海漆黑一片

雅克-伊夫·库斯托 | 在他之前,大海漆黑一片

O Captain ! My Captain !

法国每年有一项民意调查,评选最受民众喜爱的法国人。这项调查由《星期日报》在1988年发起,法国民意调查所IFOP执行,每年评选两到四次。登过榜首的包括地球人都知道的齐达内,还有地球不见得都知道的由网球大满贯冠军转行当起歌星的雅尼克·诺阿、音乐人和慈善活动家让·雅克-高德曼等,不过上榜次数最多的是一个叫雅克-伊夫·库斯托的人,他在1988-1996年间先后二十次当选最受法国人喜爱的法国人,比终生为穷人奔走的皮埃尔神父多出四回。

“在库斯托之前,大海就是三十六千万平方公里的镜子。另一面是什么?我们啥也看不到。”
——弗朗索瓦·萨哈诺,海洋学家,卡利普索号的潜水员

 

雅克-伊夫·库斯托(1910-1997),江湖人称库斯托船长。在成为家喻户晓的“船长”之前,库斯托先是个爱待在海里的孩子。1930年,他进入海军学校,跟随“圣女贞德号”训练巡洋舰出海,他从小对摄影摄像痴迷,闲暇时带着摄像机四处乱拍,他也想拍到天上去。1935年,他进入海军飞行学校学习飞行,几个月后的一场车祸葬送了他的飞行员梦,他因祸得福,逃过一劫:他的大部分同学后来都在二战爆发的头几周里战死了。车祸受伤之后,他被迫到土伦修养,在那里结识了海军军官菲利普·塔耶,他的潜水启蒙人。他第一次戴上潜水目镜下海。此二人很快找到了第三个伙伴,当地小有名气的水下捕捞员弗雷德里克·杜马。1942年,法国海洋探索史上的“三个火枪手”拍摄了法国第一部水下电影《海底18米》。他们把摄像机套在防水袋里,嘴里塞着呼吸管,憋一口气,时不时回到海面呼吸。

水肺



首套库斯托-加尼昂水肺样品,1943年-埃斯帕利翁潜水器博物馆
 

为了潜得更深,库斯托没少自己捣鼓呼吸机,他实验过自创的闭路供氧系统,而且两次差点丧命,因为高压之下的氧气其实已经变成“有毒气体”。1942年末,经老丈人引见,他在巴黎结识了液化空气集团的工程师埃米尔·加尼昂。加尼昂此前成功运用减压阀门完善了靠煤气炉提供燃料的发动机的供给系统。库斯托需要的正是这样的调节器。两人联手,打造出了世界上首套现代水下呼吸器,俗称水肺。1943年,欧洲战场激战正酣,在法国南部小城邦多的海边,在库斯托的妻子西蒙娜的注视下,“三个火枪手”完成了库斯托-加尼昂水肺的测试。

严格意义上讲,水肺并非库斯托和加尼昂的发明,最早也非为水下所用。水肺的雏形在十九世纪就已经出现,用在瓦斯泄漏多发的地下矿洞,矿工作业时戴着联通地面装置的呼吸管,避免因吸入瓦斯而中毒昏厥。库斯托遇见加尼昂之前,潜水员用的呼吸器要么笨重,要么无法解决地面空气气压和水下气压差的问题。库斯托和加尼昂借用煤气炉的调节阀做成薄膜阀,把潜水员的呼气和吸气联系起来,以提供呼吸所需的压力跟周围的水压一致的压缩空气,两人改进了水下呼吸器的关键部件——供需调节阀。库斯托-加尼昂的现代水肺(Aqua-Lung)被后人沿用至今。
 

La Calypso,卡利普索号
 

转眼二战结束,社会活动能力极强的库斯托成功地让一位英国富商赞助了他一艘船。1950年,库斯托40岁,他拥有了自己的“卡利普索号”,一艘由二手扫雷艇改造的海洋科考船,当上了船长。

水肺有了,船也有了,海洋成了无边的探险乐园。地中海,红海,印度洋,波斯湾……卡利普索号搭载着潜水员、生物学家、地理学家,当然,更少不了电影人。别忘了库斯托一直是个狂热的摄影迷。美国环球电影公司在《生活杂志》上读到了水下影人库斯托的故事,马上联系到船长,要求看他拍摄的影片,然后,财大气粗地全部买了下来。黑白画面也不再能满足库斯托展现神奇海洋的需要,他和他的拍摄团队花了好几年时间研究测试海底布光,调试适用于水下摄像的彩色胶片,结果我们都看到了:1956年,库斯托和年轻的导演路易·马勒共同完成的纪录片《静谧的世界》在戛纳获得了金棕榈奖,又在好莱坞捧回一尊小金人。


库斯托在纪录片《静谧的世界》中


随后的四十年里,库斯托和他的团队拍摄了七十多部海洋题材的影片,不可思议的画面走进入了千家万户。人们第一次在自家的电视机前清楚地看到了五彩斑斓的奇幻海底世界。多少人在观看潜水员的海底冒险时屏住了呼吸,多少孩子在心中悄悄埋下了“长大我要去潜水”的念头。人们记住了那个总是戴着红色羊毛帽的干瘪老头,上一秒他还在甲板上咧嘴憨笑,下一秒他已经背着气瓶在海底挥手了。
 

争议
 

谁也没想到,《静谧的世界》在问世五、六十年后会引起巨大的非议,有人指责库斯托在对海洋生物没有一点保护意识。影片中出现了一些今天看来十分残忍的场景,比如一条年幼的抹香鲸被卡利普索号的螺旋桨打伤,随后脑袋上又挨了一枪,被抹香鲸的尸体引来的鲨鱼群遭屠杀,或者珊瑚礁被炸毁。“1956年令孩子们遐想的画面,到了1995年的孩子们眼里,只剩下震惊,”《解放报》的记者写道。贝尔纳·维奥莱在《库斯托传记》一书中描写了潜水员如何为了获得令人惊叹的画面而不择手段。记者、小说家杰拉尔·莫迪亚用了“天真又肮脏”这样的字眼来形容《静谧的世界》。

然而,以今日的眼光看待六十年前的电影无疑是有失公允的,就像用今日的环保理念来衡量半个世纪前人们的行为一样说不过去。“在库斯托之前,大海就是三十六千万平方公里的镜子。另一面是什么?我们啥也看不到。这才是库斯托留下来的遗产。” 卡利普索号的潜水员、海洋学家弗朗索瓦·萨哈诺说。那个年代,人类对海洋生物的认知几乎是空白,所谓的环保理念也是。“1954年,没人料想到即将到来的生态灾难,包括库斯托,”萨哈诺说。
 

南极


如果说库斯托早期确实用达马纳特炸了珊瑚礁,那么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他开始有了不一样的立场。这位深爱大海的船长承认他的海洋观随着时间改变了,他从一名海洋的探索者、捕猎者,变成了保护者。“我的目的不是教育,”他说,“我既不是科学家也不是教授。我的任务是发现,我的目的是让人赞叹。我们爱那些让我们赞叹的东西,然后,我们要去保护我们爱的东西。”

1973年,在二儿子菲利普的影响下,库斯托在美国成立了旨在保护海洋生物的库斯托协会。也是在这一年,父子合作拍摄了影片《世界尽头之旅》,记录了卡利普索号驶向南极四个月的航程。此行让库斯托意识到了保护南极净土对地球的意义之重大。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库斯托与绿色和平一道发起了反对南极渔业过渡捕捞和矿产开发的运动。1990年,他发起了一场世界范围内的请愿,收集到超过一百万人的签名。1991年,23个国家在马德里达成协议,同意50年内禁止在南极地区进行一切商业性矿产资源开发活动。库斯托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这一生中取得过一些成就,但影响如此之大的,这还是头一回。”


电影《奥德赛》

 


电影《奥德赛》中,皮埃尔·尼内(左)和兰伯特·威尔森(右)分别扮演菲利普·库斯托和库斯托船长


库斯托逝世三十年之后,他的传奇故事被搬上了银幕。拍出过《逃之夭夭》、《决战豪门》的热罗姆·萨尔为这部传记片打造了豪华阵容:兰伯特·威尔森、奥黛丽·塔图和皮埃尔·尼内担纲主演。影片没有落入为库斯托船长歌功颂德的套路之中,而是把他复杂又阴暗的一面呈现了出来。大量的海洋风光和海底世界的画面,足以让观众过足两小时海瘾。

 

 

 

 

     

搜索

微信

扫描二维码,最新最热法国文化资讯每周送上!

Bulletins de veille

L’Ambassade de France en Chine met à disposition des professionnels français de l’audiovisuel des informations régulières sur le marché chinois dans les domaines du cinéma, documentaire, télévision, numérique, jeux vidéo et musique. Retrouvez tous les deux mois notre :

北京法国文化中心电影排片


人物


电影